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乐 > 正文

小额信用贷款走向消亡 附加条件高沦为抵押贷

2019/1/11 19:16:20 来源:长乐晚报

  在“勒紧”房贷政策后,银行收紧贷款的触角深入到个人小额贷款中。本报记者调查后发现,此前被银行宣传为“专为中小客户提供优质生活”的个人类信用贷款业务已经走向消亡。繁琐的申请手续,要求客户提前存入大量资金才放款的变相抵押模式,非常低的审批通过率,使这种产品偏离了最初的宗旨。

  名存实亡多家银行叫停小额信贷

 

“没有抵押物到哪里贷款?银行小额信用贷款是首选。”银行在推广小额类信用贷款之初使用的这句宣传语,对于许多没有合适抵押物但又急需资金的借款人来说并不陌生。公开资料显示,当时很多银行都推出了无抵押类信用贷款,目的是“支持百姓消费,满足客户高品质生活需求”。但时隔数月,当记者再次探寻这些产品运作情况时,却意外得知,不少银行已经暗中叫停了小额信贷业务。

  “我们银行已经很久不做这类贷款了,不建议你用这种产品贷款。因为即便有,我们也只针对高端客户。”对此,招商银行北京某支行人士对记者表示。而东亚银行(中国)北分某工作人员则称,虽然银行目前还没公开叫停该业务,但实际上要想获批已经基本不可能了。“我们都会建议客户选择质押或者抵押贷款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  “我去年年底购买的商品房上个月交付了,正准备装修入住,但手头没有足够的资金,房产证又暂时没下来,办不了抵押贷款,我就向银行申请信用贷款,但是所有材料上交之后,等了一个月,银行仍没有任何回复,一问才知道申请已经被驳回了,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。”读者林先生日前向本报记者反映。“或许是银行认为我没有抵押物,但银行的宣传资料上明明写着,不需要任何抵押物和担保方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

” 林先生称。

  附加条件过高信用贷沦为“抵押贷”

  当然,也有一些银行仍在受理小额信用贷款业务。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这项原本应该是附加值最少的贷款业务,却被银行设定了很多新的门槛。比如工行某支行工作人员表示,要申请信用贷款,客户必须先办一张工行理财金卡,一年存款平均余额要在20万-50万元;招商银行某支行只面向白金信用卡及金葵花卡用户开设信用贷款;中国银行某支行则只为该行的

VIP 客户或副处级以上干部办理信用贷款。

  不仅如此,许多银行还对贷款人的职业百般挑剔。某中资银行个贷部负责人表示,只有垄断行业职工、公务员、教师等职业的客户才符合审批要求,另有银行客服人员介绍,信用贷款仅面向公务员、国家大中型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、国家授权资格认证的专业人员发放。至于其他职业,申请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  另外,还有银行要求客户办理信用贷款时必须携带本人房产证明,例如渣打银行某信贷客户经理在介绍该行“现贷派”申请流程时提到,除必须提供工资收入证明、工作单位证明等,还必须携带房产证原件。

  “明明就是无担保贷款,为什么让我们满足这么多条件?这是变相的抵押贷款。”对此,另一位申请信用贷款无果的客户告知记者。

  客户转向使用信用卡融资成本更高

  “在银行申请不了,只能转向消费金融公司了。”林先生无奈地表示。而记者却发现,要想得到消费类公司的贷款,客户不仅要满足各种附加条件,还需支付高额利率。

  “信用贷款针对 20-65 周岁具有稳定收入、工作及居住地都在北京的公民发放,同时申请人必须有过首笔

600元以上耐用消费品贷款,如家用电器贷款等,并还够三期以上,才可申请一般用途信用贷款,贷款金额不超过月工资的5倍。”某消费公司客服人员表示。

  而就在此时,一些银行近期却推出了信用卡融资。例如华夏银行的“轻松借”、兴业银行的“随兴贷”、北京银行的“通信贷”、广发银行的“财智金”、 浦发银行的“

万用金”等。 相比用信用卡直接取现,信用卡融资方式可以节省信用卡取现手续费,而且不受单日取款限额的限制,但借款成本依然不菲,且融资总额严重受限。

  例如华夏银行的“轻松借”融资产品,根据产品条款,如果华夏银行信用卡持卡人申请了“轻松借”3000元,那么这3000元将自动转为3 个月的分期付款,每期

1000 元,同时在第一期支付3% 即 90 元的分期付款手续费,根据计算,“ 轻松借” 的年化利率也高达19% 。 “ 一般额度限制在

3000-6000元,如果您有更多的金额需求,可以循环使用,但您需支付给银行更多的利息。”华夏银行客服人员解释道。

  “政策偏紧”银行一分钱掰成两半花

  “在资金链趋紧的背景下,银行当然会强调资金的使用效率。与其把资金分成小份贷给普通投资者,倒不如打包贷给大型企业。”对此,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。在他看来,目前政策信贷趋势偏紧,此时银行信贷将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严防坏账风险。“小额无抵押贷款虽然涉及金额不大,但风险不可忽视,这种背景下,银行收起‘

促民生’ 的幌子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郭田勇表示。

  “无担保的小额信贷已经变成了边缘业务,银行早已不重视这个领域了。而客户甄别肯定是银行严卡的指标。银行要有相应的甄别技术,这类业务成本很高。外资银行在这方面技术有优势,国有大型银行看不上这种业务,股份制商业银行技术达不到。”北京大学中国金融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表示。而对于信用卡融资,他认为这种融资额度非常有限,有时最多只是几千元的融资规模,且手续费很高。

来源: 大众网-大众日报  


相关阅读:
成都租房 http://m.zhuge.com/cd/zufang/